選擇一所學校...
選擇一所學校

北大,120歲生日快樂!

北大

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  滑動查看下一張圖片  >>

2018年5月4日,北京大學迎來120周年校慶。校慶以“守正創新、引領未來”為主題,從“成就、反思、未來”三個維度,思考面向未來的高等教育,在新時代勇于新作為、開啟新征程。


自1898年京師大學堂建立,至1912年改名北京大學。作為一所跨越一個多世紀的高等學府,成長了中國最精英的志士和學者,孕育出中國近現代最優越的思想和道路。120年的時間里,北大濃縮了家國風云的跌宕起伏,也凝聚了一代代人的青春、理想與奮斗的夢想,成為民族圖騰和國之重器,并贏得世界尊重。


很榮幸的是,北大德愛學校自2012年起,就與“北京大學”的基礎教育實踐學校“北大附屬實驗學校”合作,依托其優良、豐富的教學教研資源辦學,6年來,北大德愛學校教學模式和特色深受學生的喜愛和家長的認可,辦學成果顯著,深受社會各界好評。


值此北大120歲華誕之際,北大德愛學校致以最誠摯的祝福:北大,120歲生日快樂!


特別的班會課

值此北大120周年校慶,北大附屬實驗學校德愛學校、北大附屬德愛國際學校在班會課上,特別組織了一至九年級學生觀看了北大宣傳片,學習了北大建校120周年歷程,以及北大與五四運動深刻的歷史淵源,感受到了北大這所中國近代第一所國立大學的榮耀與輝煌。這個特別的班會課,讓學生一個個燃起了好好學習,爭取到中國最高學府深造的斗志與夢想。

<<  滑動查看下一張圖片  >>


特別的作業

為了讓學生更加了解北大與五四青年節,感受學習的正能量,學校以班級為單位,分別布置了“北大知多少”“我愛北大”手抄報、征文活動,小編將持續跟進報道。



關于北大,你知道多少?

2018年5月2日,《中國教育報》頭版頭條刊發文章紀念北大建校120周年,稱北大為“永遠的先鋒者”。今天,北大德愛學校轉發全文,以饗讀者。


五月,鮮花盛開的季節,北京大學即將迎來120歲的生日。

當一所大學的120年歷程與民族的奮爭和復興緊緊聯系在一起,當一段跨越世紀的追尋與求索見證并推動著國家的發展進步,我們從這120年風雨兼程中汲取的,便不只是一所大學的成長史,更是一部百年中國的覺醒史。

“世界上不會有第二個哈佛、牛津、斯坦福、麻省理工、劍橋,但會有第一個北大、清華、浙大、復旦、南大等中國著名學府。我們要認真吸收世界上先進的辦學治學經驗,更要遵循教育規律,扎根中國大地辦大學。”2014年5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的話語穿過歷史的塵埃,響徹神州大地。

穿越三個世紀、兩個甲子的風雨坎坷,進入新時代,北京大學早已深深融入民族復興、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的宏偉事業中,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也早已融入北京大學的精神內核,120歲的北京大學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有信心和能力去實現自己的夢想!

民族復興的世代求索

時光老人,轉身之際,120年光陰,倏忽而逝。

“北京大學是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和五四運動的策源地,是這段光榮歷史的見證者。長期以來,北京大學廣大師生始終與祖國和人民共命運、與時代和社會同前進,在各條戰線上為我國革命、建設、改革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2014年5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的講話,一語凝聚了北大的百年歷史。

從1916年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學校長并提出“循思想自由原則,取兼容并包之義”之時起,“囊括大典,網羅眾生,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便伴隨著這所大學走過一百多年的變革求索。

“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簡簡單單的八字校訓,是蔡元培時期留給北大的遺產。“愛國”蘊含著“為民”,“進步”昭示著“改革”,“民主”包含著“閎放”,“科學”意味著“求真”,于是乎,“愛國為民,閎放求真,民主科學,改革進步”開啟的不只是北大百年的愛國主義史,更是一部為國家和民族振興、朝著國家和民族夢想的方向永不停歇的奮斗史。

“這真是一塊圣地。近百年來,這里成長著中國數代最優秀的學者。豐博的學識,閃光的才智,莊嚴無畏的獨立思想,這一切又與耿介不阿的人格操守以及勇銳的抗爭精神相結合,構成了一種特殊的精神魅力。”北大教授、文藝評論家謝冕這段話,清晰地鐫刻在北大90年校慶紀念文集的扉頁上。

一個國家處于上升期的一個重要標志,就是這個國家開始擁有她的“造夢”能力,她的國民尤其是青年,始終懷有“愿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之心,自信地談論夢想,并為之付諸行動。

120年前,在大清帝國危如累卵的變局中孕育著一個關鍵性的選擇。1898年6月11日,清光緒帝下《明定國是詔》,正式宣布變法,詔書中強調:“京師大學堂為各行省之倡,尤應首先舉辦……以期人才輩出,共濟時艱。”京師大學堂的設立,是中國近代第一所以“大學”之名創辦的學校。

京師大學堂的設立,開啟了近代中國新式學堂的一個創辦高潮。作為中國高等教育近代化的標志,新生的京師大學堂在繼承中國古代文明的基礎上,引進西方資本主義文明和近代科學文化,為失落的近代中國尋找世界坐標、提振民族精神,以及推進中國的近現代化進程,起到了重要的牽引作用。

1920年,英國著名哲學家羅素訪華時,驚異于北大學生思想的自由,由衷感嘆,五四時期的北大學生,不僅自己富有公共精神,而且還具有喚起全民公共精神的強大力量。

在“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影響之下,改革一觸即發。

“我素信學術上的派別,是相對的,不是絕對。所以每一種學科的教員,即使主張不同,若都是‘言之成理、持之有故’的,就讓他們并存,令學生有自由選擇的余地。”在蔡元培的力主之下,彼時的北京大學講臺風光一時無兩。拖著長辮的辜鴻銘不買胡適的賬,堅持舊文學的黃侃在課堂上大罵倡導新文學的師弟錢玄同有辱師門。正式生、旁聽生和偷聽生共處一堂亦為當年一大盛景,毛澤東在北大圖書館當助理員時就常跑去聽陳獨秀、李大釗等人講馬克思主義。

五四運動爆發之時,還是一名中學生的著名社會學家、中國民主促進會創始人雷潔瓊,雖遠在南國,仍深深被北大師生的革新精神所鼓舞。直到1971年她進入北京大學,從事科學研究、指導研究生,更是時時感到北京大學那追求科學、提倡學術民主、把學術同社會的發展和進步聯系起來的精神。

“從我受北京大學的影響到加入北京大學成為為其使命奮斗之一員的實踐中,我認為它為民族昌盛而奮斗的社會責任感以及為發展學術而孜孜以求的精神是值得發揚的。”雷潔瓊曾在紀念文章中這樣寫道。

從誕生之日起,京師大學堂就與國家民族的命運緊密相連。然而在當時國運式微之下,北大真正發生根本性的變化,真正找到解決中國問題的出路,則是與中國共產黨的誕生緊緊聯系在一起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兩千多年的封建帝制,京師大學堂改名為北京大學,蔡元培等先賢改造了北京大學,使之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和五四運動的策源地,也成為中國最早介紹、研究、傳播馬克思主義的發祥地和中國共產黨最早的活動基地。北大成立了中國北方的第一個共產主義小組,并向全國輸送核心骨干……

歷史的選擇總是有著如此強烈的使命色彩。當時鐘運轉到1949年,新中國誕生后,北京大學歷史性地承擔起新中國文化傳承和自主創新的使命,頂天立地,勇于擔當,不斷創造著新知識、新思想與新技術。

在“兩彈一星”研制、百萬次電子計算機問世、人工合成牛胰島素等國家重大戰略工程中,在青蒿素研發、漢字激光照排技術、稀土分離理論及其應用、股份制與產權制度改革等重大科技和思想理論成果中,北大人作出了自己的貢獻。一代代北大人以強烈的使命擔當和愛國情懷,唱響了“團結起來,振興中華”的最強音。

“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這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是全體北大共產黨人的莊嚴使命。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早已融入北大的精神,成為我們辦學的靈魂。”北京大學黨委書記郝平說。

進入新世紀,全國基層就業宣傳典型夏海亮、第一屆大學生村官陳麗娟等一批扎根基層、服務群眾的優秀畢業生代表,一批又一批的北大學生在各領域肩負起引領未來的重任;1998年,助推中國大學邁向世界一流的“985工程”在北大百年校慶之時啟動,中國高等教育走進跨步前行的時代。

進入新時代,2017年底,北大公布《北京大學一流大學建設高校建設方案》,提出到本世紀中葉,北大將在全球高等教育體系中居于領導地位,成為世界著名的學術殿堂;對接雄安新區,全力服務京津冀協同發展和北京“四個中心”功能建設;打造新型智庫,服務國家重大戰略需求……

魯迅先生在紀念北京大學建校27周年的文章《我觀北大》中提及:“北大是常為新的,改進的運動的先鋒,要使中國向著好的,往上的道路走。”

73年之后,謝冕在紀念北大百年華誕紀念文章中,穿過歷史的云霧與魯迅先生遙相呼應:“北大人是入世的,他們讀書思考,卻始終不曾須臾脫離中國的歷史和現實。他們堅定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作為知識者,他們有一種能力,可以把現世關懷和焦慮轉化為文化與學術的革新與建設。”

“我們現在講守正創新,實際上與維新圖強的北大精神一脈相承,在不同的發展時期,北大既要遵循規律辦事,更要為國家發展、人類進步貢獻力量,并且一定是改革運動的先鋒。”北京大學校長林建華說。

中國文化的歷史之鏡

“進入世界一流大學前列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對我們現在的辦學理念、教育模式、發展質量都是挑戰。從學習到超越、從跟蹤到引領,不僅是量的變化,更是質的飛躍。要進入世界一流大學前列,決不是重復人家已經走過的道路,而是要走自己的路,發揮引領作用。這不僅需要資源上的持續投入,更要求思想觀念的轉變、體制機制的變革和發展模式的創新。”在林建華和北大人面前,是120歲的北京大學重新面臨的一場大考。

北大在方案中如此繪就一流大學建設藍圖:到2020年,將北大整體建成世界一流大學,若干學科處于世界一流大學前列;到2030年,學校整體水平處于世界一流大學前列,一批學科處于世界一流大學前列;到2048年,學校成為頂尖的世界一流大學,主流學科全面位于世界一流大學前列。

一旦戴上北大校徽,每個人頓時便具有被選擇的莊嚴感,為一種深沉的使命感所籠罩。今日之精英與明日之棟梁,今日的思考與明日的奉獻,被無形的力量維系在一起。

謝冕說,從上個世紀末到如今,近百年間中國社會的痛苦和追求,都在這里得到集聚和呈現。沉沉暗夜中的古大陸,這校園中青春的精魂曾為之點燃昭示理想的火炬。一代又一代的中國學者,從這里眺望世界,用批判的目光審度漫漫的封建社會長夜,以堅毅的、頑強的、幾乎是前仆后繼的精神,播撒文明的種子。

變革的基因早早在北大的文化中撒下了執著的種子。

1917年1月4日,隆冬季節,大雪紛飛。一輛四輪馬車駛進北京大學的校門,徐徐穿過校園內的馬路,停了下來。這時,佇立著的兩排工友恭恭敬敬向馬車鞠躬致敬。不承想,新校長竟然走下馬車,摘下禮帽,向工友們鞠躬回禮。蔡元培向“短衣幫”的工友們回禮,這在當時無疑是開風氣之先。

作為新任校長,蔡元培漫步在旭日晨光里,決心在這里發動一場革命。“延攬人才、清除積弊”,是首要的事。“大學為囊括大典,網羅眾家之學府。”蔡元培選聘教師,只有一個標準,那就是學術造詣,在這個神圣的標準之外,不曾有第二個標準。在蔡元培治下的北大,新人舊人,各安其位,傳為佳話。

蔡元培、胡適、陳獨秀、傅斯年、章士釗、魯迅、錢玄同、劉半農……這些名字屬于那個群星閃爍、交相輝映的時代,他們照亮了中國近現代思想史的天空,而群星圍繞著北大這條燦爍的“星軌”。各派人物異彩紛呈,各種思想火花迸濺,各類角色各得其所。

一百多年前,蔡元培不拘一格納人才。一百多年后,“近者悅,遠者來”是北京大學秉承的人才隊伍建設理念,既能把一流人才“引進來”,還要讓人才特別是年輕人才更好發展。截至2017年底,北大共有中國科學院院士76人、中國工程院院士19人,還有25位教師獲得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多位教師獲美國藝術與科學院院士、法蘭西道德與政治科學院院士等國家相關科學院院士榮譽。

1917年,景山附近落成了一座新的西洋式建筑,這便是新的北大校舍“沙灘紅樓”。這里變成一所“人人都可以進去的”大學。蔡元培在改革原有的招生制度之余,更向社會開放大學之門,鼓勵非北大學生前來旁聽。當時在京津一帶居住的中小學教師、政府公務員、報社從業者乃至失業青年,都慕名前來聽課,他們可以堂堂正正坐在課堂上,若是教室滿員,就站在窗下或門口。

百余年前的北大人,在他們所處的時代變幻中,給出了自己堅定的回答,也由此亮出了維新、圖強這兩種北大精神的鮮明底色。

彼時的北大,幾乎成為中國新的民族文化和民族命運的濫觴。曾以其博大的胸懷和高遠的眼光,最先接納了當時被視為洪水猛獸的各種先進思潮,為中華民族歷史命運的轉折培育了深厚根基。

上世紀90年代,有幾位國外學成的經濟學家,立志要用現代經濟學方法,揭示中國社會經濟發展規律,建立起中國的經濟學理論體系。

秉著這股子勁頭,這批志同道合的同行在北大創建了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從老地學樓的破舊房間起家,到重新設計和建設了朗潤園,他們建設了可能是具有最優雅環境的經濟研究機構。后來,經濟研究中心更名為國家發展研究院,研究領域拓寬到了國家發展的方方面面,并做出了引領性的研究成果,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中國經濟學教育和研究的重鎮。

“我們開展學術研究的目的是拓展人類的認識邊界,是要培養人,以保持人類文明不斷發展進步。基礎研究拓展了人類的知識邊界,應用研究拓展了人類的能力邊界。”在林建華的視野中,卓越的學術機構要有明確的使命,要擔負國家和社會責任,不斷產生能夠促進國家發展和人類進步的新思想、前沿科學或未來技術,還要不忘初心,始終堅守。

歷史與現實的相似經歷中,往往蘊含著相似的文化傳承。

1917年,鄧中夏從湖南考入北大。自幼對古典文學興趣濃厚的鄧中夏一進北大,就在傳統學問方面狠下功夫,希望將來有所成就。然而,時局的動蕩容不得他只做一個在故紙堆里尋求出路的學者。受當時思想自由氛圍的影響,鄧中夏開始發奮閱讀各種新出版的書籍和報刊,并在新思潮的指引下積極關注時局,介入社會的改革大潮。

數年后,鄧中夏和他曾經的湖南師范同窗蔡和森,以及蔡和森的至交毛澤東,共同走上了中國道路嶄新的探索之旅。

人們不會忘記,那個春寒料峭的時節。

1919年,北京大學的學生蘸著啟蒙的“印臺”,寫下“五四運動”四個大字。以北大學生為主體的中國青年知識分子第一次集體登上政治舞臺,中國歷史掀開新的一頁。

正如謝冕所言,這所大學,它誕生在災難深重的年代,它承襲了這片土地上的全部憂患,而后生發為抗爭和奮斗、追求和夢想。在“廣育人才,講求時務”的召喚中,走來的一代又一代學人,萬家的憂樂、社會的盛衰,充盈著這批最先覺醒的中國精英的心靈。

維新圖強的先鋒行者

今天,在北大未名湖畔,圓明園遺物——乾隆詩碑和翻尾石魚雕塑,靜默矗立,仿佛在訴說一個多世紀以來燕園的逝水流光。

“北大就要有北大的樣子,要保持戰略定力,增強辦學自信,堅定不移走自己的路,提出和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高等教育理論體系和大學理念,在世界高等教育大變革的時代發出中國聲音、貢獻中國智慧。”郝平如是說。

2018年,北大重新站上起跑線。

這一年是馬克思誕辰200周年,蔡元培先生誕辰150周年,即將迎來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在通向民族復興的道路上,以常為新的運動先鋒姿態挺立于世,北大篤定于等待一次次的新生。

2015年,站在“北京大學通識教育大講堂”首期講臺上的林建華,不講成果,不給結論,而是現場拋出了幾個問題,“北大教育發展之路到底應該是怎樣的?”“我們的大學教育到底是為了什么?”

北大的誕生、變革與發展,自有其鮮明使命特點和歷史軌跡。“北大誕生于救亡圖存之中,是維新變革的產物,天然具有維新、圖強的基因,這是北大精神的重要源泉。”站在2018,回望120載斗轉星移,林建華堅信,面對120年北京大學偉大精神的凝聚傳承,更需要從歷史中汲取力量,去思考新時期北大精神的時代價值。

歲月變遷,精神不滅。2017年4月的一天,借著“蔡元培與北大”專題展覽在北京大學賽克勒考古與藝術博物館開幕的機會,郝平深情地說,“蔡元培先生的背影從未遠去。他的辦學思想,迄今仍然是我們北大的精神傳統,一直在指引著北京大學教育改革發展的前進方向”。

在林建華的視野中,百年校慶是北大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時間節點和起點。從那時起,伴隨著“985”工程的啟動實施,徹底改變的是中國高校發展的眼界和姿態。“將這種變遷放眼于新時代,就是要像習近平總書記講的那樣,扎根中國大地辦大學,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

在多年的“985”工程建設中,在“以隊伍建設為核心,以交叉學科為重點,以體制機制創新為動力”的思路引領下,北大的研究機構面貌一新。國際數學研究中心的學者可以心無旁騖地潛心研究,一批青年學者很快成長起來;生物動態光學成像中心形成了很好的合作和協同文化,鼓勵與不同專長的學者合作,在生物醫學基礎和應用領域都取得了一些重大成就;新建的人文社科研究院則致力于在人文社科領域“涵育學術,激活思想”。

其實,改革開放以后,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北大的學術空氣相當活躍,越來越多的師生力圖深入認識中國所面臨的這場史無前例的社會變遷,試圖提出更好地推進我國改革和社會進步的建議。林建華始終覺得,開展“雙一流”建設,最根本的是要營造良好的學術氛圍,釋放大家的創造潛力。

新世紀以來,特別是近5年來,本著對世界一流的矢志不移的追求,北大的發展活力輝映蒼穹:學校整體上達到了世界一流水平,部分基礎前沿學科進入世界頂尖行列,核心競爭力和國際影響力有了大幅提升;全國29位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杰出科技工作者中,11位為北大校友,居全國高校之首;2017年,國家“雙一流”建設學科名單中,北大有41個學科入選,位居全國高校榜首;2017年,全國第四輪學科評估結果顯示,北大被評為A+的一級學科數量為21個,評為A的一級學科達到學校一級學科總數的70%,均領跑全國高校;理學、信息與工程、人文、社會科學、經濟與管理、醫學等6個綜合交叉學科群致力于推動戰略性、全局性、前瞻性問題研究,提升解決重大問題能力和原始創新能力;今年3月,中國高等學府第一次以獨資經營、獨立管理形式走出國門開辦的實體辦學機構——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英國校區啟幕……

習近平總書記在北大考察時提出的“人生的扣子從一開始就要扣好”“扎根中國大地辦大學”等重要思想,為學校指明了前進方向,為高等教育發展提供了根本遵循和強大動力。

“在黨的引領下,北大的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有了實現使命與夢想的光明前景,成為中國走向現代化的重要先鋒力量。一代又一代北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努力探索民族復興的中國道路、中國理論和中國制度,努力創造和發展中國的新文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2017年11月18日,北京大學第十三次黨代會開幕式上,面對臺下1200余名參會者,郝平語氣堅定。

歷史的長河中,百年只是轉身一瞬。120年的風雨兼程,進入新時代,邁向新征程,開啟新一個甲子的北京大學,將在創建世界一流大學的征程中有怎樣的新作為?將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作出怎樣的新的歷史性貢獻?

“一所偉大的學校,從來都是與國家和民族的命運休戚相關的,北大就是這樣一所學校,北大人就是這樣一群有擔當的人。改革開放四十年,北大的發展舉世矚目。北大的未來,基于歷史的積淀,更取決于我們今天的選擇。”林建華說,在北大新的發展歷史節點上,沿著舊地圖絕對是找不到新大陸的,必須自己不斷探索、不斷前進。

本報北京5月1日電

《中國教育報》2018年05月02日第1版

草莓app安卓苹果下载_草莓app旧版下载苹果版_草莓下载app下载免费版下载ios